回顾2011年数字标牌的“好,坏,丑”(一)

来源:星际网络  www.56iq.com

(Dave Haynes文,56iq.com编译)我不大打算进行2011年大回顾,因为坦率的说,我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经常走到外面的世界,所以没有很多的经验可以区别哪些是最好的,哪些是最坏的。你是怎么看待数字行业的?

回顾2011年数字标牌的“好,坏,丑”(一),多媒体信息发布系统,数字告示,数字标牌,digital signage

所以我在这里只是涉及到一些我今年亲眼目睹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包括那些我震骇,我讨厌的。

大都会数字标牌

如果你去过拉斯维加斯,并试着穿过赌场从A地到达B地,你就会看到很多很多嘉年华的数字标牌。这些数字标牌位于赌钱机器的附近,位于赌桌旁,还位于餐厅或是休息室。数字标牌的内容丰富且声音响亮,像冰雹一样带来震骇。

这一带除了华而不实的度假酒店外,还有两个部分吸引了我的眼球,一个是巧妙型的数字标牌,另外一个则是震骇型。

当你走进这一带,你开始注意到这些位于休息室等地的数字屏幕并不只是直观的朝你呼喊。屏幕上的内容创造了轻松有趣的氛围,完全和赌博游戏没有关联。内容带来了有趣的视觉效果,并创造得宜的氛围和环境。

我和合作伙伴Pat Hellberg伫立一个晚上来观察这些屏幕,试图理清这样安排的战略出处。但是我们所能理清的无非是带来分化,所以照这样看来肯定还有不同的好处。

回顾2011年数字标牌的“好,坏,丑”(一),多媒体信息发布系统,数字告示,数字标牌,digital signage

而且在我所处的酒店大堂和客人入住区域,安装了非常棒的视频墙,并使一些支撑柱成为艺术视频墙。这些视频墙的轮廓都非常好看,有着各种有趣的视觉效果。其他酒店告诉其客人哪里有高雅的餐馆或是流行音乐会,但是这家酒店只是创建一个好的氛围和环境,试图告诉客人其所处的与其他酒店是不同的。在中国,开元名都大酒店搭载星际数字标牌在酒店数字化管理的同时也为酒店创造了相得益彰的数字环境,给顾客带来了美好的数字享受。

我想此酒店的标牌内容是出自Digital Kitchen之手。这是我唯一所知道的赢取戛纳国际电影节创意大奖的标牌内容。所以它轻松的成为了今年最吸引我的事物。

这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正如像伦敦证券交易所的MicroTiles巨型视频墙一样。这些都能激励整个行业的发展,但是由于成本和环境,它们不是一类容易复制的事物。

优衣库数字网络

回顾2011年数字标牌的“好,坏,丑”(一),多媒体信息发布系统,数字告示,数字标牌,digital signage

哪些能吸引顾客呢?就拿几周前我在纽约优衣库专卖店所看到的来举例吧。日本服装零售商(有点像环太平洋区域的H&M)在34街和第五大道有几家专卖店,店内安装了整排的显示器,加入商店的个性化设计,并添加新组件和新想法。

不像大都会,优衣库标牌内容是完全直接的。无论何时看屏幕,你都可以了解到出了哪些新品,哪些在打折,以及怎样搭配衣服。你一走进店内,就可以看到数字屏幕,而且过道、自动扶梯或是楼梯都安装了数字装置。

几家专卖店安装了几百台超薄的NEC LCD,所以预算非常庞大,而且还要算上地板材料、灯具等。但是重点是优衣库代表了零售商是如何让看待早期商店概念设计到转变使用数字标牌。他们有目标和战略,促使数字标牌成为顾客喜爱的购物体验的重要部分,成为店内导航的必不可少部分。

这种特别的想法和高水平的执行都是比较罕见的,但是一些旗舰店不能支持如此大的预算。面板不再是真正花大价钱的项目了。

蒙特里海湾水族馆数字标牌

我对蒙特里海湾水族馆更为适度的数字标牌安装印象深刻,当你一走进就会看到数字菜单板,数字标牌穿插于整个水族馆的体验中。我今年去过几家博物馆和类似的公共场所,但是很难看到像蒙特里海湾水族馆这样数字标牌安装得宜的。我所去的一些位于纽约较大规格的场所,甚至没有合适的灯光,更何况数字装置。

QSR

我对数字菜单板在快餐店的运行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我也认为这方面的运行越来越出色。我发现美国有很多Tim Horton咖啡馆,他们就把数字餐单板运行的很好。我很喜欢这些商家简单明了的做法。他们在安装数字标牌前就先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测试,并总结了什么是类似“这就是我们所提供的,尊贵的顾客”最有效果的做法。

大多数商店通过数字标牌向顾客展示他们可以买什么,而且商家喜欢使用干净清晰的视觉效果和容易看清的大号字体。外卖区域非常简单,因为只要顾客能一眼看清就行了。

DPPA

场所定制化数字广告协会(DPPA)似乎成为了数字行业真正的标志。协会会员数量一直在增长(部分得益于乡村俱乐部),但是参加今年秋季DPAA媒体峰会的约只有400人,而且大多数是机构人员。协会主席Sue Danaher有一些非同一般的数字播放器,他会花千百万广告花费于时代广场吸引行人,会花很多时间与员工,尤其是那些专业知识丰富的员工交流。当然过去有些蹩脚毫无价值的数字展示,但是总的来说现在的市场行情鼓励人们买卖数字标牌。不过如果你决定安装数字标牌,你需要考虑到预算和安装时间。

Stratacache, FWi和SignageLive公司

我同一些资深人士有过各种各样的谈话,也有过各种反向渠道交流,所以我知道很多软件公司和媒体网络乐于销售或合并来重获投资,或者只是单单保持公司就业。很少公司会摇摆不定,有趣的是,那些做的最好的很少会受到市场的牵制。

Stratacache获得了安装美国麦当劳数字菜单板的机会,而且也在不知不觉中赢取了很多其他业务,尤其是在银行业。有几次还是上万多的订单,可以肯定的是很多此行业的软件公司都没有这么多的业务。据此,可以看出Stratacache公司的总裁Chris Riegel领导有方。

Four Winds Interactive(FWi)已与赌场、校园和医院建立了强大的业务系统,最近不得不搬到丹佛市更大的办公楼,以容纳所有的新员工。现在有雇员150人,不像其他软件公司有大的总部,FWi公司的扩大是基于收入,而不是投资者的希冀。很少有人知道David Levin是谁,但是他只用了自己的资产却运行了一家如此火的公司。

SignageLive的总裁是Jason Cremins,公司的总部位于英国,现在他雇了一个人打理北美洲的业务,而且公司有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和定价模式,每月成本是软件运营供应商之首。

DOOHgood

回顾2011年数字标牌的“好,坏,丑”(一),多媒体信息发布系统,数字告示,数字标牌,digital signage

我特别想提下DOOHgood机构,该机构始于DOOH4Relief。在北美和欧洲建立了媒体网络,来促进救灾工作,像是给日本地震的救灾带来振奋的效果。大量公司积极参与,提供了上百万的广告印象,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这是发生的最棒的事,而且我也积极参与了。

今年下半年,由于需要很好效果,所以只是简单的案例其背后的员工也很忙。机构有基金会,所以对突然发生的不幸灾难有应急能力。

图片没有加载

关注官方微信:DigitalSignage,每周最新鲜、有料的数字标牌行业动态推送。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400-620-0033        星际网络 版权所有 © 2000-2016 备案序号:浙ICP备06045021号